鈴桜

一个小透明coser,算不上画画dalao,刀乱和加勒比的忠实粉,佐藤流司的小迷妹,普叔的粉,一个半欧半非的婶婶,最爱清光和新选组\*^O^*/

冲+安丨一个小故事

感动ing(╥﹏╥)

國小的宜達先生:

真的是太棒了⋯!哭泣


冰月企鹅:



第一次见到他时,我哭得昏天暗地,甚至忘记了自己是如何离开的
第九次见到他时,我拼命压抑胸腔的悸动,还是没能忍住喉中的嚎啕
第三十七次见到他时,我眼中含满咸苦的泪液,看他在视野里逐渐模糊
第一百零五次见到他时,我脸颊留下两道印记,被时间吹得干涩无比
第四百二十一次见到他时,我的心口已不再绞痛,就连脉搏都安静了
第九百九十六次见到他时,我默背了他会说的每个字节,道标还是没有改变
第一千七百五十三次见到他时,我刀上溅了他猩红的血,铺满我自以为看透的路途
...
最后一次见到他时,只消一句话他就轻轻戳破了我自欺的壳
当我胸中重新鼓动时,我垮掉的城堡早就纷然碎裂,还没来得及再看他一眼,就随风一起消失无踪




 




コンペイトー:







看刀myu时候产生的灵感




开头几p是试了下分镜……玩了一下




画得很仓促啦大家随便看看








也许tag应该叫大和守不安定(。








突然发现我和企鹅的不同还有就是




如果不特别说明企鹅家都是一个本丸




我搞的都是不同本丸的故事……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217)